吃人貓 (完)

﹣譯自 “Man-Eating Cats”英文版(Translation in English by Philip Gabriel)

摘自村上春樹的“Blind Willow, Sleeping Woman”      

我望向四周。那只是幻覺,當然。我看到的只有地上滿佈的石頭,還有矮樹林和它們的影子。那聲音來自我腦袋。

停止這樣陰暗的思想,我告訴自己。像要避開巨浪似的,我抓住海底裡一塊石頭沈住氣。浪一定會過去的,你只是累了,而且太緊張,我告訴自己。抓緊真實的東西,甚麼都好,只管捉住某樣真實的東西。我往口袋裡摸索裡面的硬幣,硬幣在我手中變得充滿汗。

我努力嘗試想其他東西。我在鵜の木那充滿陽光的單位。我留下的珍藏唱片系列,我那精緻的爵士樂系列。我專門搜集五六十年代的白人爵士鋼琴家的唱片 – Lennie Tristano, Al Haig, Claude Williamson, Lou Levy, Russ Freeman。大部份唱片都停止發行了,我花了很多時間和金錢去搜集它們。我大費周章不斷到不同的唱片店和其他收藏家交換,慢慢建立自己的珍藏系列。大部份演出都不算最一流,但我鍾愛發霉唱片所傳遞的獨特親密氣氛。假如音樂都是由最一流的組成,整個世界會變得很沉悶吧,對不對?唱片封套的每個細節﹣每隻唱片在我手中的重量,都回到我的記憶裡。

但現在它們都永遠消失了,是我把它們遺下的。在我有生之年也不會再聽到那些唱片。

我記起當我吻泉的時候那煙草的味道。她的嘴唇和舌頭的質感。我閉上眼睛,希望她在我身旁。我想她拖著我的手,就像我們飛過埃及時那樣,永遠也不放手。

那浪終於經過並離開了我,音樂聲也隨之消失。

他們停止奏樂了嗎?很有可能,都已差不多一時了。又或是一開始,那音樂便從來沒出現過,那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事。我不再相信我的聽覺,再次閉上眼睛陷入意識裡,把一條幼細但具重量的線投進那黑暗裡。但我甚麼也聽不到,連回音也沒有。

我望向手錶,卻發現我沒戴錶。我嘆息著,把雙手插進褲袋。其實我一點也不在乎時間。抬頭望向天空,月亮是一塊冰冷的石頭,皮膚給多年來的暴力蹂躪,那表面的影子像癌症伸出來可怕的爪。月光玩弄人的思想,還會令貓失蹤。它令泉消失了。也許一切早就被細心編排好,從那很久之前的一個夜晚開始。

我伸展了一下,屈曲我的手臂和指頭。我該繼續嗎,還是經原路回去?泉去了哪裡?沒有她,我怎樣可以獨自一個在這荒蕪的小島上繼續生活下去?她是唯一把那脆弱的、臨時的我湊合在一起的東西。

我繼續往山上爬,既然已來到這裡,何不走到最高處。那真的有過音樂嗎?我要自己確認一下,即使只剩下最微細的線索。五分鐘後,我到達山頂。山坡向著南方的海洋、海港和沉睡的小鎮傾斜。零碎的街燈點亮海邊的道路。山的另一邊被包裹在黑暗中。沒任何跡象顯示這裡不久之前曾有過熱鬧的慶祝活動。

我回到單位內,喝了一杯白蘭地。我嘗試睡覺,但睡不著。直到天的東方變亮之前,我被月亮緊緊抓住。然後,忽然之間,我想像那些貓,在鎖上了的單位內捱餓。我 – 真實的我已死,而牠們還活著,在吃著我的肉,咬著我的心臟,吸著我的血,吞噬著我的陰莖。在遠處,我聽得見牠們舔著我的腦袋。像馬克白*的女巫,那三隻輕巧的貓圍繞著我破碎的頭顱,喝著裡面的濃湯。牠們粗糙的舌尖舔著我思想裡柔軟的摺痕。每舔一下,我的意識便像火焰般閃爍,然後逐漸消失。

(全文完)

*註: 馬克白 -(Macbeth)是莎士比亞最短的悲劇, 也是他最受歡迎的作品。

blind willow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