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人貓 (一)

網上竟然有人把我2008年的拙譯抄出來,我也不怕厚顏再登,不過是完成了翻譯碩士後的改良版。:)

﹣譯自 “Man-Eating Cats”英文版(Translation in English by Philip Gabriel)

摘自村上春樹的“Blind Willow, Sleeping Woman

我在海港買的報紙裡看到一段年老的女人被貓吃掉的新聞。當時她七十歲,獨自住在雅典郊區一個細小的一房單位,過著只有她和三隻貓的寧靜生活。一天,她突然臉朝下倒在沙發上 – 很有可能是心臟病發作。沒人知道她暈倒了多久才死掉。老婆婆沒任何定時探訪的親友。那是她屍體被發現一星期前的事。門窗關上了,貓都被困在裡面,屋裡沒有任何可以吃的東西。雖然雪櫃裡大概有一些可以吃的東西,但貓還沒進化到可以打開雪櫃的地步。在瀕臨餓死的邊緣,最後他們唯有吃主人的肉。

泉坐在我對面,我給她讀這段新聞。陽光普照的日子,我們會走到海港附近,買一份雅典的英文報紙,在稅務局辦公室旁邊的咖啡座喝咖啡,然後我會用日文概述任何有趣的東西,這就是我們每天在這小島上的行程。假如遇上令我們特別感興趣的題目,我們會討論一下。泉的英語挺流利,能輕易閱讀那些報導。但我從來沒有見過她拿起報紙。

泉解釋說:「我喜歡有人讀給我聽。這是我自小以來的夢想:坐在陽光底下,望著天空或海洋,然後聽人讀給我聽。讀甚麼我也不介意,報紙、教科書、小說,都沒所謂。但是,從來沒有人讀給我聽,所以我想那代表著你要補償我失去了的機會。還有的是,我喜歡你的聲音。」

我們這裡確實有天空和海洋,而我也喜歡讀出聲音。在日本住的時候我經常讀書給我的兒子聽。讀出聲音跟用眼睛隨句子走不同,一些預料不到的東西在腦裡澎漲,一種解釋不了的共鳴令我難以抗拒。

偶爾呷一口苦澀的咖啡,我慢慢地閱讀那段報導。我會看幾行字,仔細思量如何翻譯作日文,然後把翻譯好的句子讀出來。幾隻蜜蜂從某處飛來,舔之前的客人在桌子上掉下的果醬。他們舔了一會,然後像突然記起一些東西一樣,嚴肅地嗡的一聲飛到半空,圍繞桌子飛幾個圈,然後像被甚麼喚起他們的回憶,又回到桌面上。當我讀完了整段新聞後,泉坐在那裡,動也不動,手肘放在桌上。她用左手手指把右手的指尖屈曲,我把報紙放在大腿上,看著她修長的手指。她從指縫間望向我。

「然後怎樣了?」她問。
「就是那樣了。」我回答,然後把報紙摺起,從口袋裡拿出手帕,把咀唇上的咖啡粉抹掉:「這已經是報紙說的全部了。」
「但貓之後怎樣了?」
我把手帕塞回口袋裡:「不知道,報導沒有說。」

泉把唇噘往一邊,這是她的小動作。每當她準備要提出意見時(一般都像小型聲明似的),她都會這樣把唇噘起,就好像要把床單上的一條皺痕猛地拉直一樣。我最初見到她時,發覺這個小動作挺吸引的。

「報紙都是這樣,不論你在那裡。」她終於發言:「他們都不告訴你你最想知道的事。」

她從沙龍煙包拿出一根煙,放到咀上,劃一根火柴。她每天都抽一包沙龍,不多不少。她會早上開一包新的,然後在一天內抽完。我不抽煙,我的太太在五年前要我戒掉了,在她懷孕的時候。

「我最想知道的,」泉開始說,捲起的煙靜靜地升到空中:「是那些貓之後怎樣了。官方人員有沒有因為他們吃了人肉而把他們殺掉?還是他們說了一句:『這段日子也夠你們辛苦的了。』摸摸他們的頭然後把他們放了?你認為呢?」

我望著桌子上盤旋的蜜蜂想著。有一瞬間,那些忙碌的蜜蜂舔著果醬和那三隻貓吃著老婆婆的肉,變成同一個影像在我腦裡。一隻遙遠的海鷗尖銳的叫聲和蜜蜂的嗡嗡聲重疊了,一兩秒間我的意志迷失在現實與想像之間的邊緣。我在哪裡? 我在做甚麼? 我抓不住當時的情況。我深呼吸一下,望向天空,然後望向泉說:「我不知道。」

「想像一下,假如你是那個鎮的市長或警察廳長,你會怎樣處置那些貓?」
「把他們關進一個機關去思想改造?」我說:「把他們改成吃素的。」

泉沒有笑。她吸了一口煙,然後非常緩慢地把煙呼出來:「那故事令我想起我在天主教中學開始上學不久時,聽了一個講座。我有告訴過你我上過一間十分嚴謹的天主教學校嗎?開學禮後,其中一個修女主任立刻要我們在禮堂集合,然後她走到台上作了一個有關天主教教義的演講。她告訴我們很多東西,但我印象最深的(其實是唯一記得的),是一個遇上沈船意外,與一隻貓一起流落荒島的故事。」

「看似很有趣的故事。」我說。

「『你遇上了沈船意外』她跟我們說:『能上到救生艇的只有你和一隻貓。你漂流到一個沒名字的荒島,那裡沒有可以吃的東西。你只有足夠維持一個人十天生命的水和餅乾。好了,現在我要你們所有人想像自己身處這樣的情況。合上眼睛嘗試想像這個畫面:荒島上只有你,只有你一個人和那隻貓,你差不多沒有糧食了。你明白嗎?你現在又餓又渴,再下去你會死。你該怎樣做?你應該把你極少量的食物分給那隻貓嗎?不,你不應該。那是一個錯誤。你們都是珍貴的生物,是上主挑選的,但貓不是,所以你們應該自己吃掉所有食物。』那修女給我們一個極嚴肅的表情。我有點驚訝,給剛開始在這裡上學的孩子告訴這樣的一個故事,目的是甚麼?我想,天呀,我把自己弄到甚麼地方來了?」

(待續)

cat with chicken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